专访梶浦由记:梶浦式“毒性”是怎么练成的?

明星八卦 浏览(1683)

  

  今年1月,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:恶兆之花》在国内上映,这部日本国民级IP动画能够出现在国内各大院线的大荧幕上,对于fate的粉丝来说意义非凡。大家在被故事感动的同时,想必也被动画里的音乐所牵引着吧!而制作fate系列配乐的音乐人中,有一位被称为“日本动漫音乐界四大才女”之一的音乐人——梶浦由记。

  

  1965年,梶浦由记在东京都出生。还未能好好感受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,七岁的她便跟随父亲前往前西德生活,直到初中毕业,才回到日本。受到爱好歌剧和古典音乐的父亲的影响,梶浦很早就喜欢上了音乐,并表现出了极高的音乐天赋。

  “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喜欢听古典音乐,

  刚开始喜欢上的 pop 是 ABBA 和 Beatles,

  所以像 Beatles 和 ABBA 他们的作品,

  在我心里还是十分特别的,

  到现在也很喜欢。 ”

  大学的时候,梶浦由记学的却是与音乐毫不相干的英语专业,从津田塾大学毕业后,梶浦又做了一份与音乐毫不相干的工作——进入了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社工作,每天重复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状态,一直持续到27岁那年。

  “ 27 岁为止,

  我其实都很平常地在正常上班,

  离职之后,

  说我自己要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,

  然后周边的人问我: 你是认真的吗?

  别逗了, 肯定不行的,

  大家都这样说, 但我想还是试试 ,

  人生就一次,

  即便是失败了, 也只能去做。

  所以看着现在这样,

  可以举办 LIVE 的自己,

  简直感觉就是奇迹,

  非常感激。 ”

  1992年,27岁的梶浦由记辞去工作,加入了女子乐队See-Saw。与之前相比,作为乐队的键盘手的她,虽然有了更多的机会参与音乐制作,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乐队活动上。直到三年后乐队活动暂停,她才开始独自为电影、CM作曲,很快又扩大到动画、游戏和音乐剧等领域。这些经历为梶浦进军动画行业打造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 我之前做过乐队,

  之后被问及,

  你不想做一些纯乐器类型的音乐吗?

  然后我就开始做真人电影的音乐。

  在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,

  有一个帮助我的人问我,

  想做动漫的音乐吗?

  从此之后就开始做动漫音乐了。 ”

  1996年,作为新人作曲家的梶浦接到了为《新橙路》剧场版制作配乐的工作,正是这次工作为她打开了动画配乐的大门。不过,使梶浦开始被阿宅们所知晓的作品,则是她为TV动画《NOIR》所制作的极具个人风格的精良配乐。

  

  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真下耕一。这位老牌动画监督对于梶浦来说,大概是伯乐一样的存在。真下给予了梶浦极大的发挥余地,于是才有了《NOIR》中精致的配乐,后来他监督的多部动画都是由梶浦配乐,包括“少女打枪三部曲”.hack系列和《翼·年代记》。

  在.hack系列之后,梶浦的创作已经十分成熟,但由于那个时期动画本身比较冷门,因此她的名字以及她那充满异域风格的音乐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真正使梶浦声名远扬的,是她在2003年为高达SEED系列制作的歌曲。

  时至今日,当《晓之车》悲壮奋昂的旋律响起, 相信许多人还会为之动容。《晓之车》首次出现是在《Gundam Seed》中卡嘉莉与父亲诀别的场景,南里侑香清冽飘渺的歌声,完美诠释了关于废墟、战争、生死的无奈和悲壮。这首歌曲也是梶浦对于自己的释放和解脱,19岁的梶浦亲眼目睹自己最爱的父亲因病日渐消瘦,直至与世诀别,此后20年梶浦始终怀着对逝者的思念和愧疚生活,最终在《晓之车》中完成了对自己的解放。

  伴随《晓之车》等歌曲的成功,梶浦被越来越多人熟识。 2004年到2007年期间,可以说是梶浦由记的高爆发时期。这期间她不仅为多部动画和游戏制作了配乐,比如TV动画《武器种族传说》《翼年代记》《舞-乙HiME》和《Loveless》等。还以“FictionJunction”的名义推出了多首歌曲,以制作人的身份为千葉紗子制作了两张专辑,同时还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。一时间,几乎每个季度的新番中,都能听到梶浦创作的音乐。也是在这一时期,梶浦开始在音乐中使用造语,也就是我们常说“梶浦语”。

  “ 起初都是根据需求来创作,

  期间遇到一部

  叫做 《水瓶新世纪》的动画作品,

  希望我在剧伴中尽可能多的融入女声,

  不过 , 由于这部作品的故事 是完全虚构的

  所以也希望用完全自创的语言来创作。

  我那时候就想:

  那我就自己创造词语就行了吧!

  然后我试着做了一下发现,

  这种自己创造出来的歌曲,

  竟然和作品特别的协调。

  尤其如果是收到 一季 TV 版动画的制作需求时

  预先制作的剧伴音乐,

  其实在后期意外很难对应到适合的情境里,

  说起战斗场面, 也各有不同的设定和背景,

  那这时的剧伴音乐,

  如果带有明确意义的歌词,

  就只能在 呼应歌词内容的场景里使用了。

  如果写没有具体的意思的歌词的话,

  我想是不是更适合用在 TV 版动画中呢?

  尤其是 自造语的剧伴音乐,

  可以不顾及意义,

  自由根据旋律填词元音或辅音,

  但反之 如果填写具体意义的歌词,

  却总是那么一些旋律,

  会被分配到难唱的发音,

  造语的话都是些容易唱的元音辅音

  其实对歌手来说更好发挥了呢,

  这是这两个理由让我开始经常自造词汇 。 ”

  梶浦在这一时期的集大成作,是2007年为七章剧场版动画《空之境界》制作的配乐。她擅长的无词和声咏唱,以及流行曲风中加入古典乐器的音乐风格,是非常适合诡异、空灵的世界概念的,这与空之境界的设定一拍即合。

  

  还记得那个熟悉的开场吗?蝴蝶与蜻蜓飞舞,少女从楼顶纵身而下,缓慢的笛声和咏唱渐渐响起,带来了一种神秘感,能够穿透灵魂的空灵唯美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如果说《空之境界》的配乐是梶浦由记的一次登顶,那么被奉为神作的《魔法少女小圆》则是她另一次巅峰。2011年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横空出世,成为梶浦由记再次大放异彩的契机。

  

  与《空之境界》的严肃风格不同,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音乐更多的是天马行空。空灵的发音,忧伤的女声吟唱,多变的混合曲风以及圣洁的和声,将马猴烧酒的欢快、狂气,真相的残酷、绝望以及最后的救赎,都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《Sis Puella Magica》以及黑暗风片尾曲《Magia》等许多曲目都是观众们热烈追捧的对象,同时在2011年度Newtype动画赏中斩获了许多音乐奖项,可见业界对她创作的音乐十分认可与欣赏。

  在这之后梶浦由记仍然活跃在创作一线,为许多动画创作了非常优秀的音乐,比如老虚的经典作品《Fate/Zero》,阿宅们的入坑作《刀剑神域》系列,2016年一月黑马《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》等等。

  她的音乐就像森林深处的精灵在咏唱,神秘、肃穆、空灵、阴郁,却也带着激情澎湃的情感,唱进了灵魂深处,为许多人带去了精神慰藉,是一种“让人愉悦的忧伤”。

  “ 动漫的世界就是一个想象的世界,

  能让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在动漫里实现,

  我觉得慢慢的会有更多的

  新鲜新奇的作品产生出来。

  我认为没有一个工作,

  可以比做动漫歌曲更有趣了,

  况且还能借此机会和很多歌姬打成一片,

  实在是太幸运了,

  这是我想传达的。

  上海是很漂亮的城市,

  也非常想去其他城市看看,

  两国也很近, 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去各地,

  和大家一起享受音乐, 谢谢! ”

  8月2日的那场live还意犹未尽,梶浦由记也还会继续奔走在音乐的道路上,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,喜欢她的粉丝也会一直追随下去吧!

  一起来聊天吧!

 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跟贴

  跟贴

  3

  参与

  3

  阅读下一篇

  国庆节后,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,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

  返回网易首页

 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  

  今年1月,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:恶兆之花》在国内上映,这部日本国民级IP动画能够出现在国内各大院线的大荧幕上,对于fate的粉丝来说意义非凡。大家在被故事感动的同时,想必也被动画里的音乐所牵引着吧!而制作fate系列配乐的音乐人中,有一位被称为“日本动漫音乐界四大才女”之一的音乐人——梶浦由记。

  

  1965年,梶浦由记在东京都出生。还未能好好感受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,七岁的她便跟随父亲前往前西德生活,直到初中毕业,才回到日本。受到爱好歌剧和古典音乐的父亲的影响,梶浦很早就喜欢上了音乐,并表现出了极高的音乐天赋。

  “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喜欢听古典音乐,

  刚开始喜欢上的 pop 是 ABBA 和 Beatles,

  所以像 Beatles 和 ABBA 他们的作品,

  在我心里还是十分特别的,

  到现在也很喜欢。 ”

  大学的时候,梶浦由记学的却是与音乐毫不相干的英语专业,从津田塾大学毕业后,梶浦又做了一份与音乐毫不相干的工作——进入了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社工作,每天重复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状态,一直持续到27岁那年。

  “ 27 岁为止,

  我其实都很平常地在正常上班,

  离职之后,

  说我自己要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,

  然后周边的人问我: 你是认真的吗?

  别逗了, 肯定不行的,

  大家都这样说, 但我想还是试试 ,

  人生就一次,

  即便是失败了, 也只能去做。

  所以看着现在这样,

  可以举办 LIVE 的自己,

  简直感觉就是奇迹,

  非常感激。 ”

  1992年,27岁的梶浦由记辞去工作,加入了女子乐队See-Saw。与之前相比,作为乐队的键盘手的她,虽然有了更多的机会参与音乐制作,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乐队活动上。直到三年后乐队活动暂停,她才开始独自为电影、CM作曲,很快又扩大到动画、游戏和音乐剧等领域。这些经历为梶浦进军动画行业打造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 我之前做过乐队,

  之后被问及,

  你不想做一些纯乐器类型的音乐吗?

  然后我就开始做真人电影的音乐。

  在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,

  有一个帮助我的人问我,

  想做动漫的音乐吗?

  从此之后就开始做动漫音乐了。 ”

  1996年,作为新人作曲家的梶浦接到了为《新橙路》剧场版制作配乐的工作,正是这次工作为她打开了动画配乐的大门。不过,使梶浦开始被阿宅们所知晓的作品,则是她为TV动画《NOIR》所制作的极具个人风格的精良配乐。

  

  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真下耕一。这位老牌动画监督对于梶浦来说,大概是伯乐一样的存在。真下给予了梶浦极大的发挥余地,于是才有了《NOIR》中精致的配乐,后来他监督的多部动画都是由梶浦配乐,包括“少女打枪三部曲”.hack系列和《翼·年代记》。

  在.hack系列之后,梶浦的创作已经十分成熟,但由于那个时期动画本身比较冷门,因此她的名字以及她那充满异域风格的音乐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真正使梶浦声名远扬的,是她在2003年为高达SEED系列制作的歌曲。

  时至今日,当《晓之车》悲壮奋昂的旋律响起, 相信许多人还会为之动容。《晓之车》首次出现是在《Gundam Seed》中卡嘉莉与父亲诀别的场景,南里侑香清冽飘渺的歌声,完美诠释了关于废墟、战争、生死的无奈和悲壮。这首歌曲也是梶浦对于自己的释放和解脱,19岁的梶浦亲眼目睹自己最爱的父亲因病日渐消瘦,直至与世诀别,此后20年梶浦始终怀着对逝者的思念和愧疚生活,最终在《晓之车》中完成了对自己的解放。

  伴随《晓之车》等歌曲的成功,梶浦被越来越多人熟识。 2004年到2007年期间,可以说是梶浦由记的高爆发时期。这期间她不仅为多部动画和游戏制作了配乐,比如TV动画《武器种族传说》《翼年代记》《舞-乙HiME》和《Loveless》等。还以“FictionJunction”的名义推出了多首歌曲,以制作人的身份为千葉紗子制作了两张专辑,同时还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。一时间,几乎每个季度的新番中,都能听到梶浦创作的音乐。也是在这一时期,梶浦开始在音乐中使用造语,也就是我们常说“梶浦语”。

  “ 起初都是根据需求来创作,

  期间遇到一部

  叫做 《水瓶新世纪》的动画作品,

  希望我在剧伴中尽可能多的融入女声,

  不过 , 由于这部作品的故事 是完全虚构的

  所以也希望用完全自创的语言来创作。

  我那时候就想:

  那我就自己创造词语就行了吧!

  然后我试着做了一下发现,

  这种自己创造出来的歌曲,

  竟然和作品特别的协调。

  尤其如果是收到 一季 TV 版动画的制作需求时

  预先制作的剧伴音乐,

  其实在后期意外很难对应到适合的情境里,

  说起战斗场面, 也各有不同的设定和背景,

  那这时的剧伴音乐,

  如果带有明确意义的歌词,

  就只能在 呼应歌词内容的场景里使用了。

  如果写没有具体的意思的歌词的话,

  我想是不是更适合用在 TV 版动画中呢?

  尤其是 自造语的剧伴音乐,

  可以不顾及意义,

  自由根据旋律填词元音或辅音,

  但反之 如果填写具体意义的歌词,

  却总是那么一些旋律,

  会被分配到难唱的发音,

  造语的话都是些容易唱的元音辅音

  其实对歌手来说更好发挥了呢,

  这是这两个理由让我开始经常自造词汇 。 ”

  梶浦在这一时期的集大成作,是2007年为七章剧场版动画《空之境界》制作的配乐。她擅长的无词和声咏唱,以及流行曲风中加入古典乐器的音乐风格,是非常适合诡异、空灵的世界概念的,这与空之境界的设定一拍即合。

  

  还记得那个熟悉的开场吗?蝴蝶与蜻蜓飞舞,少女从楼顶纵身而下,缓慢的笛声和咏唱渐渐响起,带来了一种神秘感,能够穿透灵魂的空灵唯美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如果说《空之境界》的配乐是梶浦由记的一次登顶,那么被奉为神作的《魔法少女小圆》则是她另一次巅峰。2011年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横空出世,成为梶浦由记再次大放异彩的契机。

  

  与《空之境界》的严肃风格不同,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音乐更多的是天马行空。空灵的发音,忧伤的女声吟唱,多变的混合曲风以及圣洁的和声,将马猴烧酒的欢快、狂气,真相的残酷、绝望以及最后的救赎,都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《Sis Puella Magica》以及黑暗风片尾曲《Magia》等许多曲目都是观众们热烈追捧的对象,同时在2011年度Newtype动画赏中斩获了许多音乐奖项,可见业界对她创作的音乐十分认可与欣赏。

  在这之后梶浦由记仍然活跃在创作一线,为许多动画创作了非常优秀的音乐,比如老虚的经典作品《Fate/Zero》,阿宅们的入坑作《刀剑神域》系列,2016年一月黑马《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》等等。

  她的音乐就像森林深处的精灵在咏唱,神秘、肃穆、空灵、阴郁,却也带着激情澎湃的情感,唱进了灵魂深处,为许多人带去了精神慰藉,是一种“让人愉悦的忧伤”。

  “ 动漫的世界就是一个想象的世界,

  能让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在动漫里实现,

  我觉得慢慢的会有更多的

  新鲜新奇的作品产生出来。

  我认为没有一个工作,

  可以比做动漫歌曲更有趣了,

  况且还能借此机会和很多歌姬打成一片,

  实在是太幸运了,

  这是我想传达的。

  上海是很漂亮的城市,

  也非常想去其他城市看看,

  两国也很近, 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去各地,

  和大家一起享受音乐, 谢谢! ”

  8月2日的那场live还意犹未尽,梶浦由记也还会继续奔走在音乐的道路上,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,喜欢她的粉丝也会一直追随下去吧!

  一起来聊天吧!

  

  今年1月,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:恶兆之花》在国内上映,这部日本国民级IP动画能够出现在国内各大院线的大荧幕上,对于fate的粉丝来说意义非凡。大家在被故事感动的同时,想必也被动画里的音乐所牵引着吧!而制作fate系列配乐的音乐人中,有一位被称为“日本动漫音乐界四大才女”之一的音乐人——梶浦由记。

  

  1965年,梶浦由记在东京都出生。还未能好好感受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,七岁的她便跟随父亲前往前西德生活,直到初中毕业,才回到日本。受到爱好歌剧和古典音乐的父亲的影响,梶浦很早就喜欢上了音乐,并表现出了极高的音乐天赋。

  “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喜欢听古典音乐,

  刚开始喜欢上的 pop 是 ABBA 和 Beatles,

  所以像 Beatles 和 ABBA 他们的作品,

  在我心里还是十分特别的,

  到现在也很喜欢。 ”

  大学的时候,梶浦由记学的却是与音乐毫不相干的英语专业,从津田塾大学毕业后,梶浦又做了一份与音乐毫不相干的工作——进入了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社工作,每天重复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状态,一直持续到27岁那年。

  “ 27 岁为止,

  我其实都很平常地在正常上班,

  离职之后,

  说我自己要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,

  然后周边的人问我: 你是认真的吗?

  别逗了, 肯定不行的,

  大家都这样说, 但我想还是试试 ,

  人生就一次,

  即便是失败了, 也只能去做。

  所以看着现在这样,

  可以举办 LIVE 的自己,

  简直感觉就是奇迹,

  非常感激。 ”

  1992年,27岁的梶浦由记辞去工作,加入了女子乐队See-Saw。与之前相比,作为乐队的键盘手的她,虽然有了更多的机会参与音乐制作,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乐队活动上。直到三年后乐队活动暂停,她才开始独自为电影、CM作曲,很快又扩大到动画、游戏和音乐剧等领域。这些经历为梶浦进军动画行业打造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 我之前做过乐队,

  之后被问及,

  你不想做一些纯乐器类型的音乐吗?

  然后我就开始做真人电影的音乐。

  在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,

  有一个帮助我的人问我,

  想做动漫的音乐吗?

  从此之后就开始做动漫音乐了。 ”

  1996年,作为新人作曲家的梶浦接到了为《新橙路》剧场版制作配乐的工作,正是这次工作为她打开了动画配乐的大门。不过,使梶浦开始被阿宅们所知晓的作品,则是她为TV动画《NOIR》所制作的极具个人风格的精良配乐。

  

  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真下耕一。这位老牌动画监督对于梶浦来说,大概是伯乐一样的存在。真下给予了梶浦极大的发挥余地,于是才有了《NOIR》中精致的配乐,后来他监督的多部动画都是由梶浦配乐,包括“少女打枪三部曲”.hack系列和《翼·年代记》。

  在.hack系列之后,梶浦的创作已经十分成熟,但由于那个时期动画本身比较冷门,因此她的名字以及她那充满异域风格的音乐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真正使梶浦声名远扬的,是她在2003年为高达SEED系列制作的歌曲。

  时至今日,当《晓之车》悲壮奋昂的旋律响起, 相信许多人还会为之动容。《晓之车》首次出现是在《Gundam Seed》中卡嘉莉与父亲诀别的场景,南里侑香清冽飘渺的歌声,完美诠释了关于废墟、战争、生死的无奈和悲壮。这首歌曲也是梶浦对于自己的释放和解脱,19岁的梶浦亲眼目睹自己最爱的父亲因病日渐消瘦,直至与世诀别,此后20年梶浦始终怀着对逝者的思念和愧疚生活,最终在《晓之车》中完成了对自己的解放。

  伴随《晓之车》等歌曲的成功,梶浦被越来越多人熟识。 2004年到2007年期间,可以说是梶浦由记的高爆发时期。这期间她不仅为多部动画和游戏制作了配乐,比如TV动画《武器种族传说》《翼年代记》《舞-乙HiME》和《Loveless》等。还以“FictionJunction”的名义推出了多首歌曲,以制作人的身份为千葉紗子制作了两张专辑,同时还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。一时间,几乎每个季度的新番中,都能听到梶浦创作的音乐。也是在这一时期,梶浦开始在音乐中使用造语,也就是我们常说“梶浦语”。

  “ 起初都是根据需求来创作,

  期间遇到一部

  叫做 《水瓶新世纪》的动画作品,

  希望我在剧伴中尽可能多的融入女声,

  不过 , 由于这部作品的故事 是完全虚构的

  所以也希望用完全自创的语言来创作。

  我那时候就想:

  那我就自己创造词语就行了吧!

  然后我试着做了一下发现,

  这种自己创造出来的歌曲,

  竟然和作品特别的协调。

  尤其如果是收到 一季 TV 版动画的制作需求时

  预先制作的剧伴音乐,

  其实在后期意外很难对应到适合的情境里,

  说起战斗场面, 也各有不同的设定和背景,

  那这时的剧伴音乐,

  如果带有明确意义的歌词,

  就只能在 呼应歌词内容的场景里使用了。

  如果写没有具体的意思的歌词的话,

  我想是不是更适合用在 TV 版动画中呢?

  尤其是 自造语的剧伴音乐,

  可以不顾及意义,

  自由根据旋律填词元音或辅音,

  但反之 如果填写具体意义的歌词,

  却总是那么一些旋律,

  会被分配到难唱的发音,

  造语的话都是些容易唱的元音辅音

  其实对歌手来说更好发挥了呢,

  这是这两个理由让我开始经常自造词汇 。 ”

  梶浦在这一时期的集大成作,是2007年为七章剧场版动画《空之境界》制作的配乐。她擅长的无词和声咏唱,以及流行曲风中加入古典乐器的音乐风格,是非常适合诡异、空灵的世界概念的,这与空之境界的设定一拍即合。

  

  还记得那个熟悉的开场吗?蝴蝶与蜻蜓飞舞,少女从楼顶纵身而下,缓慢的笛声和咏唱渐渐响起,带来了一种神秘感,能够穿透灵魂的空灵唯美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如果说《空之境界》的配乐是梶浦由记的一次登顶,那么被奉为神作的《魔法少女小圆》则是她另一次巅峰。2011年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横空出世,成为梶浦由记再次大放异彩的契机。

  

  与《空之境界》的严肃风格不同,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音乐更多的是天马行空。空灵的发音,忧伤的女声吟唱,多变的混合曲风以及圣洁的和声,将马猴烧酒的欢快、狂气,真相的残酷、绝望以及最后的救赎,都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《Sis Puella Magica》以及黑暗风片尾曲《Magia》等许多曲目都是观众们热烈追捧的对象,同时在2011年度Newtype动画赏中斩获了许多音乐奖项,可见业界对她创作的音乐十分认可与欣赏。

  在这之后梶浦由记仍然活跃在创作一线,为许多动画创作了非常优秀的音乐,比如老虚的经典作品《Fate/Zero》,阿宅们的入坑作《刀剑神域》系列,2016年一月黑马《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》等等。

  她的音乐就像森林深处的精灵在咏唱,神秘、肃穆、空灵、阴郁,却也带着激情澎湃的情感,唱进了灵魂深处,为许多人带去了精神慰藉,是一种“让人愉悦的忧伤”。

  “ 动漫的世界就是一个想象的世界,

  能让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在动漫里实现,

  我觉得慢慢的会有更多的

  新鲜新奇的作品产生出来。

  我认为没有一个工作,

  可以比做动漫歌曲更有趣了,

  况且还能借此机会和很多歌姬打成一片,

  实在是太幸运了,

  这是我想传达的。

  上海是很漂亮的城市,

  也非常想去其他城市看看,

  两国也很近, 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去各地,

  和大家一起享受音乐, 谢谢! ”

  8月2日的那场live还意犹未尽,梶浦由记也还会继续奔走在音乐的道路上,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,喜欢她的粉丝也会一直追随下去吧!

  一起来聊天吧!

  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跟贴

  跟贴

  3

  参与

  3

  阅读下一篇

  国庆节后,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,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

  返回网易首页

 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  

  今年1月,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:恶兆之花》在国内上映,这部日本国民级IP动画能够出现在国内各大院线的大荧幕上,对于fate的粉丝来说意义非凡。大家在被故事感动的同时,想必也被动画里的音乐所牵引着吧!而制作fate系列配乐的音乐人中,有一位被称为“日本动漫音乐界四大才女”之一的音乐人——梶浦由记。

  

  1965年,梶浦由记在东京都出生。还未能好好感受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,七岁的她便跟随父亲前往前西德生活,直到初中毕业,才回到日本。受到爱好歌剧和古典音乐的父亲的影响,梶浦很早就喜欢上了音乐,并表现出了极高的音乐天赋。

  “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喜欢听古典音乐,

  刚开始喜欢上的 pop 是 ABBA 和 Beatles,

  所以像 Beatles 和 ABBA 他们的作品,

  在我心里还是十分特别的,

  到现在也很喜欢。 ”

  大学的时候,梶浦由记学的却是与音乐毫不相干的英语专业,从津田塾大学毕业后,梶浦又做了一份与音乐毫不相干的工作——进入了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社工作,每天重复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状态,一直持续到27岁那年。

  “ 27 岁为止,

  我其实都很平常地在正常上班,

  离职之后,

  说我自己要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,

  然后周边的人问我: 你是认真的吗?

  别逗了, 肯定不行的,

  大家都这样说, 但我想还是试试 ,

  人生就一次,

  即便是失败了, 也只能去做。

  所以看着现在这样,

  可以举办 LIVE 的自己,

  简直感觉就是奇迹,

  非常感激。 ”

  1992年,27岁的梶浦由记辞去工作,加入了女子乐队See-Saw。与之前相比,作为乐队的键盘手的她,虽然有了更多的机会参与音乐制作,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乐队活动上。直到三年后乐队活动暂停,她才开始独自为电影、CM作曲,很快又扩大到动画、游戏和音乐剧等领域。这些经历为梶浦进军动画行业打造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 我之前做过乐队,

  之后被问及,

  你不想做一些纯乐器类型的音乐吗?

  然后我就开始做真人电影的音乐。

  在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,

  有一个帮助我的人问我,

  想做动漫的音乐吗?

  从此之后就开始做动漫音乐了。 ”

  1996年,作为新人作曲家的梶浦接到了为《新橙路》剧场版制作配乐的工作,正是这次工作为她打开了动画配乐的大门。不过,使梶浦开始被阿宅们所知晓的作品,则是她为TV动画《NOIR》所制作的极具个人风格的精良配乐。

  

  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真下耕一。这位老牌动画监督对于梶浦来说,大概是伯乐一样的存在。真下给予了梶浦极大的发挥余地,于是才有了《NOIR》中精致的配乐,后来他监督的多部动画都是由梶浦配乐,包括“少女打枪三部曲”.hack系列和《翼·年代记》。

  在.hack系列之后,梶浦的创作已经十分成熟,但由于那个时期动画本身比较冷门,因此她的名字以及她那充满异域风格的音乐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真正使梶浦声名远扬的,是她在2003年为高达SEED系列制作的歌曲。

  时至今日,当《晓之车》悲壮奋昂的旋律响起, 相信许多人还会为之动容。《晓之车》首次出现是在《Gundam Seed》中卡嘉莉与父亲诀别的场景,南里侑香清冽飘渺的歌声,完美诠释了关于废墟、战争、生死的无奈和悲壮。这首歌曲也是梶浦对于自己的释放和解脱,19岁的梶浦亲眼目睹自己最爱的父亲因病日渐消瘦,直至与世诀别,此后20年梶浦始终怀着对逝者的思念和愧疚生活,最终在《晓之车》中完成了对自己的解放。

  伴随《晓之车》等歌曲的成功,梶浦被越来越多人熟识。 2004年到2007年期间,可以说是梶浦由记的高爆发时期。这期间她不仅为多部动画和游戏制作了配乐,比如TV动画《武器种族传说》《翼年代记》《舞-乙HiME》和《Loveless》等。还以“FictionJunction”的名义推出了多首歌曲,以制作人的身份为千葉紗子制作了两张专辑,同时还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。一时间,几乎每个季度的新番中,都能听到梶浦创作的音乐。也是在这一时期,梶浦开始在音乐中使用造语,也就是我们常说“梶浦语”。

  “ 起初都是根据需求来创作,

  期间遇到一部

  叫做 《水瓶新世纪》的动画作品,

  希望我在剧伴中尽可能多的融入女声,

  不过 , 由于这部作品的故事 是完全虚构的

  所以也希望用完全自创的语言来创作。

  我那时候就想:

  那我就自己创造词语就行了吧!

  然后我试着做了一下发现,

  这种自己创造出来的歌曲,

  竟然和作品特别的协调。

  尤其如果是收到 一季 TV 版动画的制作需求时

  预先制作的剧伴音乐,

  其实在后期意外很难对应到适合的情境里,

  说起战斗场面, 也各有不同的设定和背景,

  那这时的剧伴音乐,

  如果带有明确意义的歌词,

  就只能在 呼应歌词内容的场景里使用了。

  如果写没有具体的意思的歌词的话,

  我想是不是更适合用在 TV 版动画中呢?

  尤其是 自造语的剧伴音乐,

  可以不顾及意义,

  自由根据旋律填词元音或辅音,

  但反之 如果填写具体意义的歌词,

  却总是那么一些旋律,

  会被分配到难唱的发音,

  造语的话都是些容易唱的元音辅音

  其实对歌手来说更好发挥了呢,

  这是这两个理由让我开始经常自造词汇 。 ”

  梶浦在这一时期的集大成作,是2007年为七章剧场版动画《空之境界》制作的配乐。她擅长的无词和声咏唱,以及流行曲风中加入古典乐器的音乐风格,是非常适合诡异、空灵的世界概念的,这与空之境界的设定一拍即合。

  

  还记得那个熟悉的开场吗?蝴蝶与蜻蜓飞舞,少女从楼顶纵身而下,缓慢的笛声和咏唱渐渐响起,带来了一种神秘感,能够穿透灵魂的空灵唯美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如果说《空之境界》的配乐是梶浦由记的一次登顶,那么被奉为神作的《魔法少女小圆》则是她另一次巅峰。2011年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横空出世,成为梶浦由记再次大放异彩的契机。

  

  与《空之境界》的严肃风格不同,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音乐更多的是天马行空。空灵的发音,忧伤的女声吟唱,多变的混合曲风以及圣洁的和声,将马猴烧酒的欢快、狂气,真相的残酷、绝望以及最后的救赎,都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《Sis Puella Magica》以及黑暗风片尾曲《Magia》等许多曲目都是观众们热烈追捧的对象,同时在2011年度Newtype动画赏中斩获了许多音乐奖项,可见业界对她创作的音乐十分认可与欣赏。

  在这之后梶浦由记仍然活跃在创作一线,为许多动画创作了非常优秀的音乐,比如老虚的经典作品《Fate/Zero》,阿宅们的入坑作《刀剑神域》系列,2016年一月黑马《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》等等。

  她的音乐就像森林深处的精灵在咏唱,神秘、肃穆、空灵、阴郁,却也带着激情澎湃的情感,唱进了灵魂深处,为许多人带去了精神慰藉,是一种“让人愉悦的忧伤”。

  “ 动漫的世界就是一个想象的世界,

  能让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在动漫里实现,

  我觉得慢慢的会有更多的

  新鲜新奇的作品产生出来。

  我认为没有一个工作,

  可以比做动漫歌曲更有趣了,

  况且还能借此机会和很多歌姬打成一片,

  实在是太幸运了,

  这是我想传达的。

  上海是很漂亮的城市,

  也非常想去其他城市看看,

  两国也很近, 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去各地,

  和大家一起享受音乐, 谢谢! ”

  8月2日的那场live还意犹未尽,梶浦由记也还会继续奔走在音乐的道路上,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,喜欢她的粉丝也会一直追随下去吧!

  一起来聊天吧!

  

  今年1月,《命运之夜——天之杯:恶兆之花》在国内上映,这部日本国民级IP动画能够出现在国内各大院线的大荧幕上,对于fate的粉丝来说意义非凡。大家在被故事感动的同时,想必也被动画里的音乐所牵引着吧!而制作fate系列配乐的音乐人中,有一位被称为“日本动漫音乐界四大才女”之一的音乐人——梶浦由记。

  

  1965年,梶浦由记在东京都出生。还未能好好感受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,七岁的她便跟随父亲前往前西德生活,直到初中毕业,才回到日本。受到爱好歌剧和古典音乐的父亲的影响,梶浦很早就喜欢上了音乐,并表现出了极高的音乐天赋。

  “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喜欢听古典音乐,

  刚开始喜欢上的 pop 是 ABBA 和 Beatles,

  所以像 Beatles 和 ABBA 他们的作品,

  在我心里还是十分特别的,

  到现在也很喜欢。 ”

  大学的时候,梶浦由记学的却是与音乐毫不相干的英语专业,从津田塾大学毕业后,梶浦又做了一份与音乐毫不相干的工作——进入了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社工作,每天重复着朝九晚五的工作状态,一直持续到27岁那年。

  “ 27 岁为止,

  我其实都很平常地在正常上班,

  离职之后,

  说我自己要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,

  然后周边的人问我: 你是认真的吗?

  别逗了, 肯定不行的,

  大家都这样说, 但我想还是试试 ,

  人生就一次,

  即便是失败了, 也只能去做。

  所以看着现在这样,

  可以举办 LIVE 的自己,

  简直感觉就是奇迹,

  非常感激。 ”

  1992年,27岁的梶浦由记辞去工作,加入了女子乐队See-Saw。与之前相比,作为乐队的键盘手的她,虽然有了更多的机会参与音乐制作,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乐队活动上。直到三年后乐队活动暂停,她才开始独自为电影、CM作曲,很快又扩大到动画、游戏和音乐剧等领域。这些经历为梶浦进军动画行业打造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“ 我之前做过乐队,

  之后被问及,

  你不想做一些纯乐器类型的音乐吗?

  然后我就开始做真人电影的音乐。

  在做这种音乐的过程中,

  有一个帮助我的人问我,

  想做动漫的音乐吗?

  从此之后就开始做动漫音乐了。 ”

  1996年,作为新人作曲家的梶浦接到了为《新橙路》剧场版制作配乐的工作,正是这次工作为她打开了动画配乐的大门。不过,使梶浦开始被阿宅们所知晓的作品,则是她为TV动画《NOIR》所制作的极具个人风格的精良配乐。

  

  说到这里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真下耕一。这位老牌动画监督对于梶浦来说,大概是伯乐一样的存在。真下给予了梶浦极大的发挥余地,于是才有了《NOIR》中精致的配乐,后来他监督的多部动画都是由梶浦配乐,包括“少女打枪三部曲”.hack系列和《翼·年代记》。

  在.hack系列之后,梶浦的创作已经十分成熟,但由于那个时期动画本身比较冷门,因此她的名字以及她那充满异域风格的音乐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真正使梶浦声名远扬的,是她在2003年为高达SEED系列制作的歌曲。

  时至今日,当《晓之车》悲壮奋昂的旋律响起, 相信许多人还会为之动容。《晓之车》首次出现是在《Gundam Seed》中卡嘉莉与父亲诀别的场景,南里侑香清冽飘渺的歌声,完美诠释了关于废墟、战争、生死的无奈和悲壮。这首歌曲也是梶浦对于自己的释放和解脱,19岁的梶浦亲眼目睹自己最爱的父亲因病日渐消瘦,直至与世诀别,此后20年梶浦始终怀着对逝者的思念和愧疚生活,最终在《晓之车》中完成了对自己的解放。

  伴随《晓之车》等歌曲的成功,梶浦被越来越多人熟识。 2004年到2007年期间,可以说是梶浦由记的高爆发时期。这期间她不仅为多部动画和游戏制作了配乐,比如TV动画《武器种族传说》《翼年代记》《舞-乙HiME》和《Loveless》等。还以“FictionJunction”的名义推出了多首歌曲,以制作人的身份为千葉紗子制作了两张专辑,同时还为其他歌手创作歌曲。一时间,几乎每个季度的新番中,都能听到梶浦创作的音乐。也是在这一时期,梶浦开始在音乐中使用造语,也就是我们常说“梶浦语”。

  “ 起初都是根据需求来创作,

  期间遇到一部

  叫做 《水瓶新世纪》的动画作品,

  希望我在剧伴中尽可能多的融入女声,

  不过 , 由于这部作品的故事 是完全虚构的

  所以也希望用完全自创的语言来创作。

  我那时候就想:

  那我就自己创造词语就行了吧!

  然后我试着做了一下发现,

  这种自己创造出来的歌曲,

  竟然和作品特别的协调。

  尤其如果是收到 一季 TV 版动画的制作需求时

  预先制作的剧伴音乐,

  其实在后期意外很难对应到适合的情境里,

  说起战斗场面, 也各有不同的设定和背景,

  那这时的剧伴音乐,

  如果带有明确意义的歌词,

  就只能在 呼应歌词内容的场景里使用了。

  如果写没有具体的意思的歌词的话,

  我想是不是更适合用在 TV 版动画中呢?

  尤其是 自造语的剧伴音乐,

  可以不顾及意义,

  自由根据旋律填词元音或辅音,

  但反之 如果填写具体意义的歌词,

  却总是那么一些旋律,

  会被分配到难唱的发音,

  造语的话都是些容易唱的元音辅音

  其实对歌手来说更好发挥了呢,

  这是这两个理由让我开始经常自造词汇 。 ”

  梶浦在这一时期的集大成作,是2007年为七章剧场版动画《空之境界》制作的配乐。她擅长的无词和声咏唱,以及流行曲风中加入古典乐器的音乐风格,是非常适合诡异、空灵的世界概念的,这与空之境界的设定一拍即合。

  

  还记得那个熟悉的开场吗?蝴蝶与蜻蜓飞舞,少女从楼顶纵身而下,缓慢的笛声和咏唱渐渐响起,带来了一种神秘感,能够穿透灵魂的空灵唯美,让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如果说《空之境界》的配乐是梶浦由记的一次登顶,那么被奉为神作的《魔法少女小圆》则是她另一次巅峰。2011年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横空出世,成为梶浦由记再次大放异彩的契机。

  

  与《空之境界》的严肃风格不同,《魔法少女小圆》的音乐更多的是天马行空。空灵的发音,忧伤的女声吟唱,多变的混合曲风以及圣洁的和声,将马猴烧酒的欢快、狂气,真相的残酷、绝望以及最后的救赎,都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《Sis Puella Magica》以及黑暗风片尾曲《Magia》等许多曲目都是观众们热烈追捧的对象,同时在2011年度Newtype动画赏中斩获了许多音乐奖项,可见业界对她创作的音乐十分认可与欣赏。

  在这之后梶浦由记仍然活跃在创作一线,为许多动画创作了非常优秀的音乐,比如老虚的经典作品《Fate/Zero》,阿宅们的入坑作《刀剑神域》系列,2016年一月黑马《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》等等。

  她的音乐就像森林深处的精灵在咏唱,神秘、肃穆、空灵、阴郁,却也带着激情澎湃的情感,唱进了灵魂深处,为许多人带去了精神慰藉,是一种“让人愉悦的忧伤”。

  “ 动漫的世界就是一个想象的世界,

  能让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事情在动漫里实现,

  我觉得慢慢的会有更多的

  新鲜新奇的作品产生出来。

  我认为没有一个工作,

  可以比做动漫歌曲更有趣了,

  况且还能借此机会和很多歌姬打成一片,

  实在是太幸运了,

  这是我想传达的。

  上海是很漂亮的城市,

  也非常想去其他城市看看,

  两国也很近, 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去各地,

  和大家一起享受音乐, 谢谢! ”

  8月2日的那场live还意犹未尽,梶浦由记也还会继续奔走在音乐的道路上,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,喜欢她的粉丝也会一直追随下去吧!

  一起来聊天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