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猬乐队子健:本来想活到27岁就去死

明星八卦 浏览(589)

  原标题:刺猬乐队子健:本来想活到27岁就去死

  

  作为本世纪初“后北京新声”的代表乐队,刺猬已经成立14年,发行过八张专辑。那些唱片里有的关于青春,有的关于哲学,有的关于生活,最重要的,像子健说的,是关于时间。

  

  本期话事人刺猬乐队

  《乐队的夏天》参演乐队

  Q:关于参加乐队的夏天

  子健:我其实就觉得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怎么说,就一直差一个平台。我们自己做专辑的时候都是用生命来做的,每一张专辑,每一首歌。

  Q:关于第一张专辑

  子健:《HAPPY IDLE KID》,那时候二十一。

  Q:那时候在想什么?

  子健:那会想的就是活到27就死了。就觉得这摇滚乐是正经的。燃烧56年的青春之后,死哪都行。27岁过生日,发现也没死。就老是那么寸,完了那就接着活接着玩呗。

  Q:你们有特意强调青春吗?

  子健:没有特别标榜什么青春,还是关于时间的,你活到多大岁数,写你那个年纪思考的东西,经历的事儿。

  石璐:然后,其实青春这两个字也都是别人给定义的。对,我们其实没这么想过。然后我还问他,我说你这青春三部曲是哪三部?他说我也不知道,就是人家给定义的。

  Q: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歌?

  子健:这跟刺猬我们三个人有很大关系,你比如如果这个只是我一个人做的,可能你就只会听见丧了。但是刺猬里还有石璐,她其实是特别正能量的一个人,而且她生活态度比我要积极的多。

  我们还是很注重音乐部分的,音乐最后给我的感觉,我才会往那里填词。所以这里边的感觉就已经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,就是有何一帆跟石璐性格在里面的东西。你要光是说音乐,光是我自己在家做的,那可能最后听完了写的全是死死死死死,就没别字了。

  Q:你写完他们会提意见改吗?

  子健:歌词他们一般都不关心我写什么。

  石璐:我们每次也关心一下,在录音的时候关心一下,然后觉得写得太好了,神来之笔。

  何一帆:定版。他定下来的东西都会看,尤其当时看完《火车》的歌词,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我就感觉我那后脊梁骨被戳了一下,有一种过电的感觉。就是一代人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更都年轻那种。

  Q:怎么加入刺猬乐队的?

  何一帆:也是一个机缘巧合,正好他们之前的人退出了,然后正好赶上了,就这样。主要是人之间聊得开,然后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。

  Q:他们争吵你会尴尬吗?

  何一帆:倒不会,我觉得一个乐队之间争吵是在所难免的。无论怎么争吵,最终大家都是为了要出一个好的作品。

  Q:什么时候开始打鼓的?

  石璐:14岁开始打军鼓,然后16岁打架子鼓,然后18岁的时候开始接触摇滚乐,然后20岁差不多大三的时候,找到刺猬乐队。

  Q:你们会有中年危机吗?

  子健:可能有的话也就石璐,因为石璐有孩子。我觉得什么中年危机都得是真的结婚有孩子之后,彭磊他们有。不是说你到那个年龄你就有了,你得真有处境。

  石璐:我觉得这种事,其实是跟年龄也没什么关系。可能是你得有被人需求、被整个家庭的负担所压着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事。我觉得我还好,因为家里其实给我支撑还是挺多的。但是他们可能也想怎么样,挺着急,都是侧面跟我闺蜜说,然后我闺蜜就说她现在已经到达了人生的顶点,你不要给她施加那些东西!就是有孩子然后没有老公的状态,是人生的顶点的状态。

  Q:有了孩子是什么感觉?

  石璐:心一下踏实下来了,然后找到了一个内心的归属。

  编辑=左先生摄影=糖果掌柜

  采访=汪洋+灯灯+张佩奇

  化妆=程瑶(FREEATTITUDE)

  发型=STANLEE 啸天+ 春宇

  道具=余桦烽 摄像=高磊+蘑菇仙+余桦烽

  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  来源:男人装

  原标题:刺猬乐队子健:本来想活到27岁就去死

  

  作为本世纪初“后北京新声”的代表乐队,刺猬已经成立14年,发行过八张专辑。那些唱片里有的关于青春,有的关于哲学,有的关于生活,最重要的,像子健说的,是关于时间。

  

  本期话事人刺猬乐队

  《乐队的夏天》参演乐队

  Q:关于参加乐队的夏天

  子健:我其实就觉得自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怎么说,就一直差一个平台。我们自己做专辑的时候都是用生命来做的,每一张专辑,每一首歌。

  Q:关于第一张专辑

  子健:《HAPPY IDLE KID》,那时候二十一。

  Q:那时候在想什么?

  子健:那会想的就是活到27就死了。就觉得这摇滚乐是正经的。燃烧56年的青春之后,死哪都行。27岁过生日,发现也没死。就老是那么寸,完了那就接着活接着玩呗。

  Q:你们有特意强调青春吗?

  子健:没有特别标榜什么青春,还是关于时间的,你活到多大岁数,写你那个年纪思考的东西,经历的事儿。

  石璐:然后,其实青春这两个字也都是别人给定义的。对,我们其实没这么想过。然后我还问他,我说你这青春三部曲是哪三部?他说我也不知道,就是人家给定义的。

  Q: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歌?

  子健:这跟刺猬我们三个人有很大关系,你比如如果这个只是我一个人做的,可能你就只会听见丧了。但是刺猬里还有石璐,她其实是特别正能量的一个人,而且她生活态度比我要积极的多。

  我们还是很注重音乐部分的,音乐最后给我的感觉,我才会往那里填词。所以这里边的感觉就已经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,就是有何一帆跟石璐性格在里面的东西。你要光是说音乐,光是我自己在家做的,那可能最后听完了写的全是死死死死死,就没别字了。

  Q:你写完他们会提意见改吗?

  子健:歌词他们一般都不关心我写什么。

  石璐:我们每次也关心一下,在录音的时候关心一下,然后觉得写得太好了,神来之笔。

  何一帆:定版。他定下来的东西都会看,尤其当时看完《火车》的歌词,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我就感觉我那后脊梁骨被戳了一下,有一种过电的感觉。就是一代人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更都年轻那种。

  Q:怎么加入刺猬乐队的?

  何一帆:也是一个机缘巧合,正好他们之前的人退出了,然后正好赶上了,就这样。主要是人之间聊得开,然后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。

  Q:他们争吵你会尴尬吗?

  何一帆:倒不会,我觉得一个乐队之间争吵是在所难免的。无论怎么争吵,最终大家都是为了要出一个好的作品。

  Q:什么时候开始打鼓的?

  石璐:14岁开始打军鼓,然后16岁打架子鼓,然后18岁的时候开始接触摇滚乐,然后20岁差不多大三的时候,找到刺猬乐队。

  Q:你们会有中年危机吗?

  子健:可能有的话也就石璐,因为石璐有孩子。我觉得什么中年危机都得是真的结婚有孩子之后,彭磊他们有。不是说你到那个年龄你就有了,你得真有处境。

  石璐:我觉得这种事,其实是跟年龄也没什么关系。可能是你得有被人需求、被整个家庭的负担所压着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事。我觉得我还好,因为家里其实给我支撑还是挺多的。但是他们可能也想怎么样,挺着急,都是侧面跟我闺蜜说,然后我闺蜜就说她现在已经到达了人生的顶点,你不要给她施加那些东西!就是有孩子然后没有老公的状态,是人生的顶点的状态。

  Q:有了孩子是什么感觉?

  石璐:心一下踏实下来了,然后找到了一个内心的归属。

  编辑=左先生摄影=糖果掌柜

  采访=汪洋+灯灯+张佩奇

  化妆=程瑶(FREEATTITUDE)

  发型=STANLEE 啸天+ 春宇

  道具=余桦烽 摄像=高磊+蘑菇仙+余桦烽

  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石璐

  刺猬乐队

  何一帆

  子健

  乐队

  阅读 ()